赤水河:資本斗獸場,誰是蛟龍誰是泥鰍?

醬酒
2020-06-07 01:07   轉載   馬斐九頻道
資本角力赤水河兩岸,誰會更強?



文|唐 暉

雨季的赤水河,一如往年,一河翻滾的河水,像黃河,但沒有黃河的磅礴,略顯嬌羞!

“茅臺熱”催生的“醬酒熱”,引得各路資本插足赤水河,猶如蛟龍翻滾,渾濁了一條原本清澈的河流。

資本的手,很長

無奈而又睿智的習酒人,主動叫停IPO計劃的習酒,將重心加碼到產能建設和市場布局上。

作為有茅臺品牌背書的習酒宣布終止上市后,郎酒、國臺、金沙躍躍欲試。

5月22日,中國證監會網站發布了國臺首次公開發行股票的招股說明書。顯示,國臺本次發行不超過4282.1萬股,募集資金除了用于補充流動資金外,主要將投入到年產6500噸醬香型白酒的技改擴建項目當中。

一河兩岸,鐘聲漸起。

6月5日晚,證監會網站預先披露了四川郎酒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郎酒股份”)招股說明書,公司選擇的上市地為深交所中小板。招股書顯示,公司本次A股IPO擬發行不超過7000萬股股份。本次募投項目的實施,將使得公司醬香型基酒產能增加22700噸,濃香型、兼香型基酒產能增加33420噸。

注意,郎酒上市募集的資金,是濃醬并舉!借來的雞蛋,不會裝在一個籃子里!

這幾天,細心的媒體又從一則發自上交所的問詢件中,嗅出了茅臺鎮的味道。

上海某酒股份有限公司稱,公司于2020年6月4日收到上海證券交易所下發的《關于對上海某酒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年度報告的事后審核問詢》。

根據有關媒體的報道,該公司關聯方某酒集團有限公司自我定位是一家實力雄厚的創新型白酒產業集團,將并購數家遵義白酒產業,并購總產能將達五萬噸,公司也將戰略轉型至白酒銷售業務。

這家公司,是不是也在赤水河河灘上撿拾鵝卵石,為上市在鋪路?

自此,赤水河流域的資本大戰,習酒被“家父”勸退,回鄉務農。剩下國臺、郎酒、金沙、上海某酒,浮在河面上,上市雄心不減,暗自發力!

對于資本市場,我的認知水平至少和我兒子一樣的文化程度,小學二年級。所以,寫出來的文字,難免漏洞百出甚至貽笑大方。如果會涉及到法律層面,請及時告知我刪除。如果沒有傷及法理,請多包容!

但是,我是站在赤水河邊,以醬酒后生的視覺仰望資本的浩瀚星空,至少,心是本真的。

白酒企業登陸A股巡洋艦的目的是什么?上市的基礎又是什么?資本追逐的是什么?投資者看重的又應該是什么?

說白了,白酒企業脫得光溜溜擠進股海,應該具備哪些底氣?

特別是,稀有、稀缺而又耗時耗資的醬香型白酒!

數字背后的資本

先來看看幾家的數據。從郎酒自身公開的數據顯示:2017至2019年,郎酒股份營業收入分別為51.16億元、74.79億元、83.48億元,后兩年增速分別為46%和12%;凈利潤分別為3.02億元、7.26億元、24.44億元,后兩年增速達140% 和237%。

而國臺酒業給出的數據是:2017年至2019年的營業收入分別為5.73億元、11.76億元和18.88億元,后兩年增長率分別為105%和61%;凈利潤分別為7100萬元、2.47億元和3.74億元,后兩年增長率也達到了248%和51%。

值得注意的是,兩家公司擬上市募集的資金的理由均以擴充產能為主。

我們再來看看郎酒和國臺酒業自身公布的基酒產能和儲量。

郎酒的招股書顯示:目前醬香型基酒產能1.8萬噸,如募投項目成功預計新增產能2.27萬噸,加上在建的吳家溝等項目,醬香基酒產能將超過5萬噸。我從郎酒官網查詢得到的數據是,該公司對外公布的醬酒儲存量已達13萬噸,郎酒莊園全部建成后,郎酒醬酒儲量將突破30萬噸。

而國臺官網顯示,該公司擁有國臺酒業、國臺酒莊、國臺懷酒三個生產基地,年產正宗大曲醬香型白酒近萬噸級,儲存年份醬香老酒近4萬噸。

從茅臺酒股份公司2019年年度報告顯示:2019年度,茅臺酒產量49922.71噸(不含醬香系列酒)。

從三家公司公布的數據對比,茅臺酒的實際產能和產量不到五萬噸,郎酒當前的實際產能不到二萬噸,國臺酒業產量近萬噸。

資本要“競合”,信嗎?

回到之前的問題,對于醬香型白酒上市和擬上市企業,資本和投資者最應該關注和看重的是什么?除了公司的盈利能力,更應看重的是上市主體企業在行業的資源稀缺性、可持續發展能力和主營產品的真實儲量。

從已經上市的茅臺酒和擬上市的郎酒、國臺,三家公司均植根于赤水河谷醬酒產業帶,茅臺是1951年在三家私人作坊的基礎上建立,將近70年;郎酒宣稱始于1975年,國臺進入茅臺鎮,今年整整20年。

從這些數據邏輯看,郎酒和國臺上市,基本具備了行業的幾個特殊條件。底蘊深、根子厚、規模大、產能足、儲量豐,盈利能力持續走高且態勢健康。

我們再來偷窺或者猜想,赤水河谷,醬香產區,還有哪些企業在上市的大門外探頭探腦?又有哪些企業下一個五年或者十年,是最有上市可能性的種子?

很明顯的是,企業位于畢節市金沙縣的金沙回沙酒,這些年的所為所思所盼,應該是對上交所或者深交所覬覦已久。

而資本根子位于上海陸家嘴的“某酒集團”,據說這幾年在茅臺鎮的動靜鬧得有點大,在一定的市場上,鮮見其更強勢的產品。

但是,企業如果決定上市,是必須把衣服脫光呈現給投資者的。

在茅臺鎮有限的地域環境和空間資源爭奪中,是需要實打實的加碼投資。說白了,任何一支軍隊,都要擁有自己的陣地,要有真刀真槍和火藥大炮。要真打起仗來,四處“私募”軍火、拉壯丁充軍,是要吃敗仗的。

所以,如果要在赤水河邊登陸資本的巡洋艦,“整合”這個詞,基本上是個偽命題!

在茅臺鎮寸土寸金的核心產區,你的就是你的,我的就是我的,他的終究還是他的!

所謂的“借殼上市”,借得來的是殼,借不來的是芯!所以,真心實意想在赤水河借茅臺鎮登陸資本市場,就得一心一意謀發展,擼起袖子加油干,來不得半點虛假,容不得半點馬虎。不然,公告之日,就是打臉之時!

“蜻蜓點水”躍過茅臺鎮試圖借勢整合上市,土地、不動產、消防、環保、財務等等歷史和現實的問題,是跨不過的坎、繞不過的彎、揮不去的痛。

企業的實體資產、核心競爭力、資源真實掌控、基酒的真實產能和產量、基酒的足夠儲量、市場和渠道的建設、品牌的知名度和美譽度、企業治理能力、當前盈利能力、未來盈利預期、專業人才的儲備以及誠實守信的經營理念,是檢視一個企業,特別是照射蛟龍翻滾、資本逐鹿的赤水河畔醬香型酒類企業真實能力一面多棱鏡。

缺其一,多棱鏡都可能成為照妖鏡!

從以上十二點審視,郎酒和國臺之后,下一個五年或者十年,茅臺鎮最具上市可能性的企業,當屬來自湖北的勁牌茅臺鎮酒業。當然,還得看勁酒人有沒有這個意思!

群雄逐鹿的赤水河兩岸,場面看上去一片生機勃勃且對未來充滿無限遐想。但冷靜的回顧剛剛經歷的行業低迷期,要不要擔心行業會不會存在越積越大的資本泡沫?

資本,誰會更強?

茅臺集團高速穩健的發展,郎酒、國臺上市進程的加快,除了自身具備優勢條件,有沒有更多地方層面有力政策的支持和支撐?

6月4日,遵義市委書記魏樹旺率隊同茅臺集團座談時用一組數字“1234”高度評價茅臺:“1”是一個茅臺的不可替代性愈發明顯;“2”是傳統和現代兩兩相融的完美結合,是現代化管理的傳統工藝;“3”是神圣的革命血脈、神秘的釀造環境、神奇的養生功效,三種特性讓人敬畏;“4”是產地正宗、原料正宗、工藝正宗、品質正宗,已經成為茅臺行穩致遠的四大基石。

魏樹旺指出,市委、市政府各級各部門要立足自身優勢,做好配套服務,把茅臺酒廠以外的事辦好,舉全市之力支持茅臺高質量發展、大踏步前進。

香江黃浦江,誰能鳴鑼敲鐘?誰將半道而歸?誰會掩面而泣?敲的又是什么鐘?

庚子仲夏,醬酒后生,手握木掀,煮酒制曲,言之切切,與君共勉。

期待他日歸來回首,家家戶戶掛紅燈,老爺高堂飲美酒!

(作者唐暉:貴州省仁懷市青年商會會長、茅臺鎮本味坊酒業董事長)

廣告

聲明:1.酒業家所轉載文章系傳播信息之需要,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酒業家平臺的立場,酒業家亦不表示贊同。 2.酒業家尊重行業規范,每篇文章都注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酒業家的原創文章,轉載時請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酒業家”,不尊重原創的行為將受到酒業家的追責。
如果你想第一時間獲取酒業咨詢和酒類行業分析報告,請掃描右邊的二維碼或者搜索微信“jiuyejia360”關注“酒業家”微信公眾號

參與討論

提交評論

關注酒業家-微信公眾號

酒類專業財經媒體
微信號:jiuyejia360
掃一掃立刻關注
Copyright 2014 酒業家 京ICP備14023586號
赢在投资